医院文化Hospital

联系方式Contact

值班时的断想

作者:脊柱外科 李艳  2019/6/28 16:44:33      点击:

某天在医院值夜班时,在长长的楼道上缓慢地走着,此时的医院,静悄悄的,只偶尔听到某病房传来的患者的咳嗽声,站在楼道尽头的窗前,茫然向外看去,白日川流不息的马路上,显得那么安静,那么宽敞,只有不眠的路灯闪烁着昏黄的光,整个小城象睡着了一样。

看着窗外鳞次栉比的高楼,和窗口射出的灯光,突然对家是那样的向往,那样的渴望。家,一个多么温暖的地方,在外奔波,疲惫了可以回家,养精蓄锐,在外受伤,回家有亲人的关怀,疼爱。世界好大,无际无边,哪里是心灵停泊的港弯?世界好小,浓缩成一点,心在哪里舒展?是家,家可以让你放松心情,随心所欲,丝毫不用掩饰自己的情绪,想哭就哭,想笑就笑,身累了有宽大的肩膀可以依靠,心累了有温暖的胸怀可以依偎,有家真好!

可是,家也不是世外桃源,也是滋生矛盾的温床,家务事,琐碎又烦乱,家长里短,纷纷繁繁,要处理好各种关系,也不那么简单,有时就是剪不断,理还乱,夫妻之间,更是如此,一句话说不对付,就可能来一场唇枪舌战,一件事意见不一,就会导致冷战甚至兵戎相见,家,是乐园,也是战场。《圣经》上说,婚姻是长久的忍耐,不是没有道理,两人如果谁都不忍,都自以为是,坚持已见,刚愎自用,那家就会经常燃起战火,家和冰窖一般,哪还有幸福可言。

家庭要想和和睦,除了自己要有一定的涵养外,找对另一半,也很关键,人海茫茫,芸芸众生,谁是谁的缘,谁是良缘,谁是恶缘,谁家和乐,谁家硝烟?年轻的人们,哪有这个判断,只好说是命运操纵着缘来缘去,缘聚缘散。人生是剧,喜剧悲剧闹剧都会上演,演来演去,都得来到一个院——医院,闹来闹去,都得来到一个间——太平间。

太平间,这名字取的真绝了,人,也许只有到这里,才能消停,世界才会太平,这里真是个太平的世界,没有争斗,没有纠缠,没有不公,无论你是乞丐还是富翁,到了这里,一律平等,生前的一切都为零,拥有的一切都为空,攥着拳头来,伸了双手去,没有例外。想想这人来世上,最多也就三万天,和无限的时空比,还不是一瞬间 ,争来争去,斗来斗去,劳心费神,伤筋动骨,到底有何意义?北宋著名哲学家邵雍,他不但把自己的家,自己居住的洛阳城,更把整个宇宙看成是自己的安乐窝,他认为,天地自然,万物本然,人无做作就是最好的生活,一切都应该任乾坤变化之自然 ,人,只要尽自己的本性生活就是了,在这种观念的引导下,他对生死置之度外,因为那纯是自然的本性之事,不必忧喜。有这么豁达的人生态度,尘世的一切还能搅乱他的心?他活的怎么会不洒脱,不快乐呢?人若能如此活着,即使有一天离开了世间,那也没什么遗憾了,可平凡的我们,有几个能达到这样的境界呢?

看着一个个病室,那一扇扇紧闭的房门,想象着屋里的病人们,他们痛苦的表情,无奈的呻吟,似乎就浮现在眼前。他们的病是如何得的,一本书上说,病由心生,心为身之官,心为病之源,用佛家认为,是人的妄想、分别、执着”将我们的器官、血脉、细胞,这个组织改变了、破坏了,疾病是从这个地方生的。不管怎么说,人们的病大多和心理有关,这是不争的事实 ,可这个心,谁能降伏呢?降伏别人也许容易,降伏自己却很难很难,也许真的到了离开世间的那一天,才会明白这一点。只有病了才知健康的重要,只有失去了才知拥有的美好。

生老病死,人人都得过的关,病人的呻吟让健康的人警醒,这世上最大的财富不是金钱,而是健康,千金散尽还复来,健康却是一江春水向东流,奔流到海不复还,要想身体健康,除了运动,更重要的,是让自己拥有一份好心情,好心情,是健康的灵丹妙药,因此,要想健康相伴,必须从心开始修炼。